暮木木木木

大概继续消失吧

不知道11.7能不能活过来一次

可能又会因为懒癌错过吧

关于hz的一小段

他怔了一怔,突然伸出双手拨开人群挤上天桥,他一面拨动人群一面抬起头努力地向前搜寻着,却再也没能看到那人的身影。他茫然地停下脚步,突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,身边的人群汹涌着、喧哗着,他沉默着低了低头,进而转身没入了人群。路灯如长河流泻进昏沉的天空,向远方消失不见了。


【很套路的一个场景,大概是缘被斩断永远不能重逢了吧。码了这一点大概是存活不了多久的】

高寒冻土使我快乐。阿阿他们有那么好啊。十一假期又荒废了。还是不码字了吧,演讲稿真是让人头痛。大概开始码字要等到寒假吧,谁知道会不会又放弃了。算了,不想这些了,还是想想晓筠和尚姐吧,这俩还是有点矛盾呢。真是不让人省心啊。

有一种痛苦叫不能氪金(ಥ _ ಥ)

安静如鸡地当一条类风湿老咸鱼

想看联五跳新疆舞x

疑问

如果在梦中逝去,会不会停留在梦中的世界?

有人心易变,三头五年就面目全非;也有人心如止水,十万八千里走过,初心不改。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© 暮木木木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